易旅天下国际旅行社 易旅天下德语网站 易旅天下英文网站

黑非洲大多数国家的书面文学产生较晚,约在19世纪末和20世纪初。但是,近一个世纪以来,随着黑非洲社会状况的巨大变化,随着各族人民的觉醒和殖民主义制度的瓦解,黑非洲各国文学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黑非洲各国文学的发展既有共同特征,又有明显差异。它们的共同特征主要在于发展的迅速性和跳跃性,即努力克服自己的落后状态,充分利用当代世界文学的成果和经验,争取尽快达到世界先进水平。它们的明显差异首先由于殖民主义国家所执行的文化政策不同。大体说来,法国葡萄牙在强民地国家执行同化政策,即拼命压制当地民族的语言和文学,极力扶植法语和葡语的文学;英国和比利时则执行使殖民地国家的语言和文学为自己服务的政策,即一面推动欧洲语言文学的发展,另一面却并不压制非洲语言文学,甚至于在一定程度上鼓励非洲语言文学的前进。

大致上说,可以第二次世界大战为界划为战前和战后两个时期,而战前又可细分为两个阶段——19世纪末至 20世纪初帝国主义奴役非洲的阶段和 20世纪20至40年代中期殖民主义制度相对稳定的阶段。战后也可细分为两个阶段——20世纪60年代初期以前非洲民族独立运动蓬勃发展的阶段和六十年代初期以后非洲多数国家获得独立的阶段。

西非文学

  

非洲西部地区各国的文学从语言上可以分为两组:使用法语的法语文学,有塞内加尔、科特迪瓦、喀麦隆等国;使用英语的英语文学,有尼日利亚等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随着民族的觉醒,文学前进的步伐大大加快,从5O年代后期开始进入了繁荣时期。莱奥波尔德•塞达•桑戈尔(1906——)、戴维•狄奥普(1927——1960)、乌斯曼•索塞(1911——)、桑贝内•乌斯曼(1923——)等诗人和作家的创作,在塞内加尔文学发展史上占有重要地位。

东非文学

  

在非洲东部地区,使用当地的语言——斯瓦希里语的文学和使用外来的语言——英语的文学并存。东非文学以坦桑尼亚和肯尼亚两国较突出。 坦桑尼亚的斯瓦希里语文学和英语文学是有密切联系的,前者历史比较悠久,并对后者有所影响。斯瓦希里语文学可以上溯到18世纪初,19世纪80年代以后取得很大发展,20世纪60年代之后又进入了一个新时期,出现了如夏巴尼•罗伯特(1909——1962)这样的著名作家。

南非文学   

南非地区的文学在语言方面更加多样,有使用葡萄牙语的文学,如安哥拉;也有使用班图族语的文学,使用英语的文学,使用阿非里卡语的文学,如南非共和国。席莱纳(1855-—1920)、维拉卡泽(1906——1947)、彼得•阿伯拉罕姆斯(1919——)、纳丁•戈迪默(1923——)、丹尼斯•布鲁斯特 (1924——)等是南非共和国文学史上影响较大的作家。席莱纳是位女作家,生于好望角一个贫苦的德国传教士家庭,当过保姆、家庭教师和农场管理员,依靠自学成材。1881年前往英国学医,后来进行文学创作;1889年回到南非,因为谴责英国殖民主义而被驱逐。她用英语写作,作品具有鲜明的民主主义倾向。她的主要作品有三部长篇小说——《一个非洲庄园的故事》 (1883)、《女水妖》、《人与人之间》(后两部在作者去世后出版),一篇短篇小说《马绍纳兰的骑兵彼得•海尔凯特》(1897)。 《一个非洲庄园的故事》最负盛名。纳丁•戈迪默是位女作家,生于德瓦士兰省,父母都是犹太人。她9岁时开始学习写作,13岁时便在报纸上发表了一篇寓言故事,因而颇受鼓舞,从此文兴大发。戈迪默几乎所有的小说都与南非共和国的社会现实问题有关,都把矛头指向黑暗的、野蛮的种族隔离制度。从这个角度来说,她获得 1991年度诺贝尔文学奖具有特别重要的意义。

非洲舞蹈有着悠久的历史,据说早在6000年前非洲大陆就已经出现了舞蹈。舞蹈是非洲民族最古老、最普遍、最主要的艺术表现形式,是非洲光辉灿烂文化的宝贵遗产。

黑人各族共有上千种舞蹈,几乎每一种舞蹈都有强烈的节奏感和律动性。当舞蹈表达某个主题或一个连贯性故事时,就演变成了戏剧形式。

非洲舞蹈种类繁多,大体上可以分为撒哈拉沙漠以南的黑人舞蹈和流行非洲北部地区的阿拉伯舞蹈两大类。黑人舞蹈又可以分为传统的仪式性舞蹈和民间的娱乐性舞蹈。非洲舞蹈是非洲劳动人民在生产活动中创造出来的,多用来表现烧荒、播种、收割、狩猎等场面以及人们对图腾的崇拜,保持着淳朴的民族风格,具有古香古色的特点。非洲舞蹈也是在长期实践中不断改进和提高的,它深深扎根于民众之中,以强烈的节奏、丰富的感情、充沛的活力、磅礴的气势以及变化万千的舞姿著称于世,在世界文化艺术的园地里占有一席重要地位。正是由于非洲舞蹈始终保持着独有的风格和新鲜的活力,深受非洲人民所喜爱,成为人们日常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城市还是乡村,也不管人们是处在兴奋之中还是处在悲伤之中,总是借用舞蹈来抒发自己内心世界的感情。

观赏非洲人的舞蹈,不仅给人以美的享受,还可以给人以信心和力量。非洲舞蹈动作粗犷有力,旋律强烈感人。舞蹈者常常剧烈地甩动头部、起伏胸部、屈伸腰部、摆动胯部、扭动臂部、晃动手脚、转动眼珠等,几乎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在剧烈地运动。不消几分钟功夫,舞蹈者就会汗流侠背,气喘吁吁,个个表演得如痴如醉,一丝不苟。在非洲的许多地方舞蹈中,男人们赤裸着上身,涂着黑白相间的花纹,下身围着用各种各样兽皮制成的裙衣,头上插着各种颜色的羽毛。妇女们身着古典式民族服装,手腕和脚腕上缠绕着一串串贝壳、兽骨片以及小铃铛,贝壳和铃铛发出悦耳的响声,羽毛和兽皮似彩云飘动,使观看者眼花缭乱,耳目一新。

非洲舞蹈表现形式丰富多彩,而且田地区不同显得纷繁多样。位于西非地区的加纳这个国家,是非洲最古老的国家之一,有着 悠久的民族历史和灿烂的古代文化,民间传统舞蹈十分发达,素有“非洲舞蹈之乡”的称号。尽管加纳的民间传统舞蹈纷繁多样,但大致上可以从宗教、地理、气候等方面来区分它们。  在加纳的传统舞蹈中,受宗教影响的舞蹈所占比重非常之大。加纳的宗教舞蹈一般是在祭祖、祭神、祭物时跳的,其特点是结构严谨,动作复杂,边跳边唱。唱词内容为特殊的礼拜语言、诗歌和习俗等,舞蹈者只有经过严格训练才能领会掌握。加纳著名的宗教舞蹈有埃维族的雅雅舞、布朗斯族的阿波舞以及北部地区的蒂加利舞蹈等。

非洲各族的音乐有很大的独特性,最突出的特征是强烈的节奏感,其次是声音音色的力度和其社会性、大众性。,乐器分打击乐器(包括体鸣乐器和膜鸣乐器)、吹奏乐器(也称气鸣乐器,包括笛、簧管、号角、喇叭等)、弹拨乐器(也称弦鸣乐器,主要有齐特琴、琉特琴、竖琴和里拉琴4种)。

非洲音乐是很复杂的,根据民族音乐学家的分类,非洲音乐可分成五大类别:

1)古埃代埃及音乐,可追溯到公元前2700年,从埃及古遗迹出现的古乐器,显示埃及的古乐史迹,仅次于美索不达米亚,埃及的音乐近5千年的历史;当时的埃及音乐,相信是以祭典仪式及宫廷音乐为主。埃及的传统音乐,历经希腊、罗马、波斯、阿拉伯、奥斯曼帝国、法国拿破仑和近代的大英帝国的统治,宗教变迁、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的影响,埃及的传统音乐和古埃及的音乐,两者的关系已不可考。 北埃及的沙地(Saidi)舞,服装非常华丽高贵。洽马登(Chamadan)是头顶腊竹帽的女独舞。在南埃及和苏丹的传统奴必安(Nubian)音乐舞蹈,这种苏丹的民间音乐是混合了埃及和苏丹的歌曲,有阿拉伯语或非洲语二种唱词。埃及的古乐器如(Lira)及古埃及竖琴只能追忆了;仍在使用的乐器和阿拉伯近似,如(UR)鲁特琴、唢呐、直笛(Nay)、各种风笛、埃及铃鼓、圆形手鼓(Daf)、达不卡陶瓷皮鼓(Darbuka)等等。

2)北非三国(摩洛哥、突尼斯、阿尔及利亚)马格利布(Maghrib)是指11世纪在北非摩洛哥皇室的领地,包括摩洛哥、阿尔及利亚、突尼斯、利比亚诸国直到1465年的统称,此地区的音乐,以安达鲁西亚的音乐及苏非大卫氏(Darwish)的音乐为其特色。安达鲁西亚的音乐,古阿拉伯语那尾巴(Nawbah),源自西班牙南部安达鲁西亚,在8世纪巴格达的音乐融合了犹太人、吉普赛、伊比利亚人及统治者北非摩尔人的混合音乐音乐,15世纪天主教的伊沙贝尔于1414年光复了安达鲁西亚後将,不愿归顺天主教徒的犹太人、摩尔人及在哥多巴(Cordoba)及瓜拉那达(Granada)和宫廷乐师,被迫走往北非马格利布(Maghrib)诸国成为安达鲁西亚音乐的新家。

3)埃塞俄比亚埃塞俄比亚的歌舞非常优美动听,通常有用笛子伴奏和传统乐器两种,受西方教会的合音影响,亦融入埃塞俄比亚非洲的韵律、埃塞俄比亚人历经80年代的大饥荒,但人民乐天知命。埃塞俄比亚的国家歌舞团,水准颇高,经常巡回世界各地表演,70年代也曾来台湾呢! 埃塞俄比亚的乐器有奇巴罗(Kebarro)及奴卡利(Nugarit)等鼓,及替奇拉瓦塔(Tcherawata)和马桑夸(Masonquo)琴及大形的比甘那(Begenna)及各种笛其中有一种无孔风笛称马比尔塔(Mbilta)等等。

4)撒哈拉以南(东非、西非、中非、南非诸国)撤哈拉以南的的非洲,土地比起北非可耕地、天然野生动、矿产丰富,受到伊斯兰宗教的影响比较少,人文地理景观的不同,此区的音乐是和其他地区的差异非常大,通常人们印象中的非洲音乐,无文字的部落音乐,即指此区的音乐,的确在音乐的属性,埃及及北非诸国,是被归入阿拉伯音乐的。西非最重要的鼓为金贝鼓,金贝(Djembe)并音源自法语,当地的土族称之为 Jem-bay,之所以是法语并音,应和塞内加尔西非当时是法属有关吧!金贝鼓,外形有如圣抔,不仅是塞内加尔,马里,几内亚等西非各部落的资产,也是全非洲共有的文化重要的历史资产;金贝鼓的文化圈,寻根,可追溯到12世纪的马里王朝,当时王朝的领地,含概今日在西非海岸诸国,均属之!马里南方的Manika(孟丁卡Mandinka)可说是金贝鼓的原乡。由于各部族,经年征战不休,到了13 世纪,金贝鼓乘战火漫延,整个西非,塞内加尔,象牙海岸,布吉讷法索,风行整个西非地区,金贝鼓所向披靡。中非的笛子式样颇多,其中一种低音笛称兴地夫(Hindef),也有好几支笛管绑成的多管笛子,笛子的材料有竹、芦苇、木头、陶土等不同的材质。弦乐器有单弦的鲁特琴、乐弓、齐特琴、和里拉(Lyra)琴,此琴是竖琴的一种,以手弹琴,有共呜箱。非洲的弦乐除了有共呜箱,身体做为共呜也非常普及。其他打击乐器有木琴、沙克(空果壳再于干种子) 响铃(系在手、脚或脖子等) 及金属、贝壳做的摇手捧,千奇百怪,充满创意。东非的音乐形式和西非、中非差异性不大,唯在载歌载舞,以拍手代替击鼓,喊叫来打拍、助兴为此区特色;乐器也大同小异,有些在名称上不同如力来(Lyra)琴在东非称欧布卡诺(Obukano),弓型竖琴此地区称雅曲(Arched)或竖弓琴(Bow Harp),琴弦的变化较大,5条到8条不等。南非共和国、斯威士兰、纳米比亚、莱索托、博茨瓦纳等5国。此地区的音乐、舞蹈、仪式风格和乐器的使用和东非、中非、西非没有太大的不同,乐器则因材料及16世纪的外来移民印度,葡萄牙、荷兰、英国的移民,略有影响,例如南非地区的矿工音乐。此区其中最具传统特包的乐器可乐琴(Kora) 这种两个篮球大的共呜琴,是放置在腹前以手弹奏,是古代非洲的宫廷乐器,演奏者也是歌手,这歌手除了在皇家表演,也到各村庄走唱,一如欧洲的游唱诗人。琴声优美动听,搭配纯扑厚实的游吟唱腔,特别有风味,和击鼓呐喊的形式大异其趣。

5)黑人音乐

非洲的美术,一般专指非洲大陆的黑人美术。主要包括19世纪中期在撒哈拉地区、南部非洲发现的岩画和雕刻(包括古代的陶雕、中世纪以后的青铜雕刻和传统木雕)。

撒哈拉岩画 这是非洲最古老的艺术。根据风格、技术、石垢色泽及动物群进化,可以把它分为古代水牛时期(约公元前9000~前6000)、牧养公牛时期(公元前3500~前1500) 马时期(公元前1500~公元2世纪)和骆驼时期(2世纪)。

古代水牛时期岩画 主要分布在今阿尔及利亚西北部的古苏尔和阿穆尔山区,撒哈拉中部的阿杰尔高原(主要在阿尔及利亚境内) 乍得境内的提贝斯提高原和利比亚境内的费赞。这批古代艺术作品中,雄伟写实的古代水牛图像十分引人入胜。古代水牛在公元前已经绝种。北部非洲发现它的骨骸化石可以确定,早期图像属于新石器时代初期。在古苏尔山区山岩上,发现一件优美的水牛岩刻,它的头部和躯体是侧面的,两只犄角有透视关系。图像有3米长,并且是用细磨深凿的轮廓线条完成的。刻工精巧,眼睛、耳朵和一些皱纹,历历在目。此外,这一时期还有大多用同一技术和同一风格制作的其他岩刻,诸如大象、犀牛、长颈鹿等。这些形象经常并列在同一块山岩上,有时还重叠在一起。在费赞,除古代水牛形象以外,也发现了大象、犀牛、长颈鹿及河马图像。这些图像雄伟、宏大,一般都接近于原大,有的甚至超过原大。如在阿杰尔高原有一个高达 8米的犀牛形象,另一件描绘几个高7米的长颈鹿构图,竟占了82平方米。法国考古学家G.弗拉芒曾对这一带岩刻的刻纹和表层进行过研究,他认为早期的岩刻是用一种仔细磨光的、约1厘米宽的V字形深槽状工具制作的。除单独的动物形象外,偶尔也能看到一些多形象的构图。这类构图是一长列同样动态的动物(水牛、大象、公牛、马、鸵鸟等),它们好像一个跟随一个鱼贯而行。这种动物形象没有任何彼此联系。除了这种原始的构图形式之外,还发现有一些不同的图像,诸如雄兽与雌兽、带着幼兽的雌兽、保护幼象的大象等。《保护幼象的大象》是一件典型的古代水牛时期的岩刻作品。

牧养公牛时期岩画 公元前4000年代中期,以牧养公牛为主要题材的半程式化线刻,逐渐代替了古代水牛时期的写实图像。这一变化是随着沙漠气候条件和动物的变迁发生的。在一些山岩上还发现颈部和头部有稀奇古怪饰物的公绵羊形象,它们头上有光轮样式的圆盘和图案装饰的脖套。在阿杰尔高原,也有一些饰有类似的圆盘和卷线的公牛及其他动物形象。在北部非洲还经常可以见到一种叫作“圣公绵羊”的形象。撒哈拉到处都有牧养公牛时期的艺术,分布不平衡,以阿杰尔高原为最多。牧养公牛时期,大约延续了2000年,它的题材、风格多种多样,并且达到了比较完美的境界。图像的高度为15~35厘米。较早期的轮廓像,后来逐渐被涂成一层厚颜色的侧面像所代替。

除此之外,在不少山岩上,还发现一些体态轻盈的动物形象和狩猎、舞蹈场面。在描绘狩猎、舞蹈的场面中,黝黑的女舞蹈者步调从容,动作柔软;狩猎的射手,动作更富于表情。所有这些描绘撒哈拉古代先民生活的图像,如缓慢的行走行列,在茅舍旁休憩的人们,带着孩子玩耍的父母,做着家务劳动的场面,屠宰野兽的牧人等,都证明这是没有任何宗教内容的艺术。

马时期岩画 公元前2000年代中期,在撒哈拉出现了马的图像。这一时期大约延续了500多年,其艺术可分为3个阶段,每个阶段都有与其相适应的题材、技术和图像风格。第 1阶段属于传说的加拉曼特人时代。岩刻有两匹或四匹马拉的、一个或两个车夫赶的大型战车,人物形象呈对顶三角形。这种风格的大部分岩刻,发现于撒哈拉中部山区。在这一时期的岩刻图像中,大象、犀牛和河马消逝了,但还能遇见长颈鹿、羚羊和摩弗仑羊的图像。它们的尺寸约25~50厘米。人物和动物形象仍被刻成侧面像,但是在较晚期的岩刻中,大型马车却被描绘成平面图,把马刻得背朝背。这种岩刻属于第2阶段。它们被发现的区域比前一阶段广阔得多,不仅在中央撒哈拉有,而且在北部非洲、毛里塔尼亚、费赞和提贝斯提也有。在第3阶段中,大型马车图像逐渐被骑者图像所代替。骑者携带矛和圆盾,用羽毛作头饰,并在执盾的前臂挂着短剑。岩刻的尺寸和操作技术与从前类似,只在风格上有些改变,经常只凿出形象的轮廓,刻线也不那么清楚,而且很少有磨出光泽的表面。属于马时期的岩刻,明显表现出岩石凿刻技术的衰落。  骆驼时期岩画 公元 2世纪时发现了优美而写实的单峰骆驼图像。在恩内迪还有一些飞速疾驰的武装骑骆驼者,岩刻姿势十分准确。撒哈拉骆驼的出现,是与大旱降临,在土著居民生活中发生深刻变化相一致的。骆驼图像的发现,在数量上和区域上超过了其他的一切图像。大约存在了2000年的骆驼时期艺术,至今还在这里保持着自己的传统。

南部非洲岩画 通常认为这一地区的岩石艺术出自土著居民布须曼人之手。其实,除了布须曼人,其他部族也从事过这种艺术的创作。  南非岩画 大都是布须曼人创作的,按其发展过程可分为早、中、晚3个时期:早期以描绘大动物(把动物画得很大)为主;中期从描绘大动物转向描绘小动物(把动物画得很小)和人物形象;晚期全部描绘小动物和人物形象。按照艺术风格的差异,美术史家又将他们分为7个不同的画派:纯大羚羊画派──所描绘的对象是大羚羊;多景大羚羊画派──符合透视画法的大羚羊;小羚羊画派──所表现的对象主要是小羚羊;大人体画派──所表现的对象主要是大的人物;小人体画派──以小的人物为主要的表现对象;历史画派──主要是描绘历史事件;神话画派──主要是表现神话故事情节。此外,还有一种班图岩画。班图人继布须曼人之后定居在南非。他们创造了一种独特的几何画风,也喜欢直接描绘动物形象。在高山洞窟里,遗存下许多岩画。主要画的是非洲动物,也有人物,多半为裸体,有的披着兽皮戴着面具,有的手持武器,也有战争、围猎和大羚羊搏斗等的场面。津巴布韦和赞比亚岩画 津巴布韦岩画,具有布须曼人艺术的一些特点。所描绘的题材大都是生活场面和神话故事。画面气氛安逸闲静,人物动作简单,内容大部反映家庭生活和死亡情节。所描绘的对象有:人物、禽兽、花鸟、鱼虫、树木。岩画中的人物形象高大,有的高达3米,画面上有的部分涂上颜色,有的部分是白底,但整个画面十分协调津巴布韦岩画也有构图简单的,人的体态细长,往往只勾画出一个墨黑的身影。另一种人物戴项圈、系腰带等饰物。在马托波山的许多岩洞和维多利亚瀑布附近的一些洞窟岩画,大都具有上述特点。在马托波山里,还发现了一些描绘哀悼首领仪式、站在湖畔的英雄、呼风唤雨的神祗等岩画。这些神话故事情节与班图人的口头传说有一定的联系。赞比亚图案式岩画,同沙巴地区的岩画风格极其相似。据说,这两个地区的岩画属于同一时期。赞比亚东部近代岩画的构图多为梯形、长方形、弯月形和圆形。

纳米比亚(西南非洲)岩画 多半分布在花岗石的山洞里。其中有最著名的是在布兰德山发现的 白妇人 ,也有人认为画的是黑人男子。因为当时岩画着色比较随便,有些作品画的虽是黑人,但脸庞都是白色的。这一地区岩画分布很广,甚至在荒无人烟的沙漠地区,还发现了形象生动的长颈鹿岩画。

雕刻艺术在非洲有着悠久的历史。1931年在尼日利亚的扎里亚贾巴人居住的诺克村发现过一些赤陶头像及其残片,有些头像是原大的,头发上还有装饰品,除了面部的刻画有些概念化之外,头发、胡须、刺花的细节表现得相当精致。根据这些头像的形象,可以确定表现的是典型的非洲黑人。1949年,英国考古学家B.法格在离诺克约 140公里的杰马又发现了一件精致的赤陶头像。柔和的椭圆形脸庞,线条鲜明的鼻子和嘴唇,细致的发式,表明作者的技巧是成熟的。诺克村一带发现的人物雕刻,造型各异,有的还戴有手镯、脚镯、腹带、帽子等饰物,有的雕像还饰有锡制的串珠项圈或者带着有柄的石斧。一些动物雕刻也很精巧,尤其是猴子的坐像情趣盎然。这些古代黑人的作品,较早的是在公元前700年,而较晚的是约在400年创作的,被称为诺克雕刻。

来自北方和东方的移民使古老的尼日利亚从中世纪开始在经济、政治和文化上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约鲁巴诸国,如伊费王国,早在欧洲人在非洲贩卖奴隶之前就形成了。伊费雕刻在13世纪前后就已经相当发展。从出土的大量雕刻作品来分析,可以看出当时伊费雕刻家众多,已能利用失蜡法铸造出优美的雕刻品。这些作品大多数是以写实手法创作出来的,基本上是表现当时居民的日常生活、宫廷生活和宗教风俗的。虽然有些头像上雕有表现刺花的纵纹,但是并没有妨碍形象的完整和鲜明。1910~1912年间,发掘出伊费的首批头像及其残片。1930年起又重新进行发掘。在这些出土的作品中,伊费国王青铜头像、赤陶头像和祭祀器皿最为著称。

曾经对尼日利亚南部有过很大影响的贝宁王国,雕刻也很精湛,可与同时期的欧洲雕刻媲美。贝宁王国在13世纪从伊费获得青铜铸造术之后,就在贝宁城建造了铸铜作坊,贝宁青铜雕刻是宫廷艺术,大部分作品珍藏在奥巴(国王)的宫殿里,于1897年英国殖民者侵入贝宁时被焚毁或被掠走。贝宁青铜头像多半是表现奥巴、母后、公主或达官显贵的。它们被放在祭坛上,用来祭祀祖先。有的头像顶部插上整根的雕刻象牙,在象牙上刻有祭祀祖先的节日场面,这种表现形式是非洲雕刻独具的特点。贝宁青铜建筑装饰浮雕,也主要表现奥巴、陪臣、军事首领、欧洲盟友及战争场面等,各种人物形象的社会地位和身分,可以从服装、头饰、挂珠等鉴别出来。浮雕上的人物腿短、腰粗、头大,眼睛、鼻子、嘴的造型有些程式化。

非洲木雕是与崇拜祖先相联系的。人们认为,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结,而是生存的另一种形式,因此他们无限崇拜死者。他们认为,死者会经常留在活人中间,并拥有超自然的力量,善良的祖先能够惩罚罪犯;又认为,死者灵魂已离开身躯,需要有一个栖身之处。因此,作者在创作时不注重形似,而着重使雕像具有一种魅力。

雕像经常是用一块木头雕刻的。人体往往呈直立状态,不表现动作或稍微表现一点动作,双手对称下垂,有的拿着东西,或抱着孩子。有的雕像点缀着贝壳、羽毛、动物牙齿、布片、兽皮,使他们具有一种稀奇古怪的样子。加蓬的巴科塔族、马里的班巴拉族、象牙海岸的塞努福族、扎伊尔的巴松格族的雕像和面具,有的还用薄金属片覆盖着。在苏丹、喀麦隆、尼日利亚,甚至用贝壳、串珠把雕像全部覆盖上,以致使它们失掉雕刻的特点。

从雕刻风格上来看,西部和东部的雕像有显著的区别。在西部,形象比较生动,富于想象力;而在东部,则比较单调死板。一些雕像具有写实的特点,另一些雕像则象是一个立体的几何形体。丹人(象牙海岸)、巴乔克维人(扎伊尔)、约鲁巴人(尼日利亚)的雕像是写实的,而巴科塔人(加蓬)的作品则具有程式化的特点。巴科塔人雕像用一些小铜片覆盖着,产生一种富丽堂皇的效果。它们用铜钉帽代替眼睛,有的不雕出嘴,鼻子是一个圆球果。

巴桑格人(扎伊尔)的面具不象巴科塔族雕像那样程式化,却与象牙海岸鲍勒人面具的写实特点有些相似。古罗人面具是长圆脸、尖鼻子,并具有一种忧郁感。芳人雕像与巴科塔人雕像相似。马里的多贡人、布基纳法索的博博人的雕像健美、丰满,与古罗人和芳人雕像的多愁善感形成鲜明的对比。巴瓦约人(扎伊尔)的木罐盖子雕刻是富有情趣的。木罐盖子上的小雕像都具有象征意义。每个小雕像的主题都表现一种心情或愿望。在日常生活中,巴瓦约人可以利用这种小雕像解决纠纷。妻子要想告诫一下顽固的丈夫,就把有雕像的盖子盖在她给丈夫送食物的罐子上。

父系社会的巴勒加部族居住在扎伊尔东部的赤道森林一带。巴勒加人从前是勇敢的猎象者,他们用象牙和木头雕制人像和面具,作为姆瓦米教派成员的等级标志。巴勒加人把这些作品看作是权力、尊严、永恒和活力的象征。简单的椭圆形象牙面具属于最高的品级,这种面具的表情激昂紧张。较差的一种是同样风格的木质面具。巴勒加人的木雕人像也有不同的标志,它们常常象征着某一特殊事件。孪生儿死了兄弟或姊妹,就把这种人像戴在颈上,相信它具有一种魔力,能够保护自己。巴勒加人平时把雕像放在一个筐篮里,每逢节日或举行歌舞表演时,就把它涂成白色放在地上,或悬挂在敬神场所的祭坛上。他们有时还把这种雕像系在胳膊、额部、太阳穴或下颏处。

巴勒加人在雕刻时,往往采用点与圆的形式,这种形式体现青春和力量。人像的刻制较为粗糙,雕痕多呈角状,但富有节奏感。四肢常用突起的锯齿状来表示。嘴的处理也较粗略。两眼是用贝壳镶嵌成的,或者用点或圆来代替。有的雕像系着胡须穗,头顶装饰着角状物。双臂高举的乞求姿势是表示向苍天呼吁求救的。

虽然在热带非洲雕刻艺术中,不能感觉到西欧古典雕塑艺术中具有的那种“血液在血管里流动”的特点,但是能够看到造型别致、独特、激动人心的艺术形象。  经过非洲雕刻家的创作,真实的对象完全变形,而形成与原来的生理结构完全不同的雕刻形象。这种出乎意料的变形形象并不是臆造出来的,而是许多代人的艺术视觉的共同概念的反映。这种雕刻的独特的程式化与现代西欧的抽象雕刻完全不同。非洲木雕也有一些写实的作品。不管非洲黑人雕刻家属于哪个部族,创作哪一种雕刻,他们的作品都显示出大胆的创造精神、强烈的节奏感以及新颖的构思。

Cairo Tower(开罗塔)

开罗塔坐落在尼罗河河中的扎马利克岛上,开罗塔为钢筋混凝土结构,塔高 187米,为开罗的千塔之冠,是当年世界最高的钢筋混凝土塔,塔身为空心镂花,塔顶为旋转餐厅,每半小时旋转一周,客人在餐厅用餐,可以透过玻璃窗观赏开罗市区全貌。

Pyramids(金字塔)

埃及建于4500年前,是古埃及法老(即国王)和王后的陵墓。埃及迄今已发现大大小小的金字塔110座,大多建于埃及古王时期。埃及金字塔相传是古埃及法老(古埃及 国王)的陵墓陵墓基座为正方形,四面则是四个相等的三角形(即方锥体),侧影类似汉字的“金”字,故汉语称为金字塔。• 金字塔是古代世界八大奇迹之一。 埃及金字塔是至今最大的建筑群之一,成为了古埃及文明最有影响力和持久的象徵之一。 每一个有钱的埃及人都要忙着为自己准备坟墓,并用各种物品去装饰这些坟墓,以求死后获得永生。

Sphinx(狮身人面像)

在最大的胡夫金字塔东侧,便是狮身人面像,它以诱人的魔力,吸引了各地的游客在古代的神话中,狮身人面像是巨人与妖蛇所生的怪物:人的头、狮子的躯体,带着翅膀,名叫斯芬克斯。斯芬克斯生性残酷,他从智慧女神缪斯那里学到了许多谜语,常常守在大路口。每一个行人要想通过,必须猜谜,猜错了,统统吃掉,蒙难者不计其数。有一次,一位国王的儿子被斯芬克斯吃掉了,国王愤怒极了,发出悬赏:“谁能把他制服,就给他王位!”勇敢的青年狄浦斯,应国王的征召前去报仇。他走呀走,来到了斯芬克斯把守的路口。“小伙子,猜出谜才让通过。”斯芬克斯拿出一个最难最难的给他猜。“能发出一种声音,早晨用四条腿走路,中午用两条腿走路,晚上却用三条腿走路,这是什么?”“这是人。”聪明的狄浦斯很快地猜了出来。狄浦斯胜利了,他揭开了谜底;斯芬克斯原形毕露,便用自杀去赎回自己的罪孽。据说,狮身人面像是依照斯芬克斯的形貌雕刻的。其实,狮身人面像并不是只有埃及开罗才有。只是在开罗的这一座最大,而且是最古老的。不过,各处雕刻的大小狮身人面(或牛头、羊头等)像,都是蹲着的。不同的是,有个别的还举起了一只爪子。狮身人面像诞生以来几千年,饱经风吹日晒,脸上的色彩早已脱落,精工雕刻的圣蛇和下垂的长须,早已不翼而飞。然而,最叫人痛惜的是,它的鼻子怎么掉了呢?这又是一个“谜”。一种至今广为流传的说法是,1798年拿破仑侵略埃及时,看到它庄严雄伟,仿佛向自己“示威”,一气之下,命令部下用炮弹轰掉了它的鼻子。可是,这说法并不可靠,早在拿破仑之前,就已经有关于它缺鼻子的记载了。还有一种说法是,五百年前,狮身人面像曾经被埃及国王的马木留克兵(埃及中世纪的近卫兵),当作大炮轰射的“靶子”,也许那时已经负了“伤”,鼻子挂了“彩”。但是,又据某些记载,埃及的历代法老和臣民,视这尊石像为“太阳神”,朝拜的人往来不绝。后来,风沙把它慢慢地掩了一大半,这时,一名反对崇拜偶像的人,拿着镐头,爬上沙丘,狠狠地猛凿露出沙面的鼻子,毁坏了它的容貌。

Citadel of Saladin(萨拉丁古堡)

萨拉丁城堡堡位于开罗东郊穆卡塔姆山脚下,是埃及苏丹萨拉丁为抗击十字军东侵而在1183年建造的。虽历经战争,且一角已毁,但整个城堡至今 仍十分坚固位于公路主干边的萨拉丁城堡巍峨雄伟,城堡前面是一片绿草地,城墙宽2米,城堡分内城和外城,城内建有宫殿和寺庙,穆罕默德•阿里是阿拉伯国家近代史上的著名穆斯林君主。原为文盲,45岁始学习阿拉伯文和伊斯兰教经籍。他锐意改革,励精图治。在执政的43年(1805~1848)期间,为建立一个以埃及为中心的阿拉伯主权国家,他以富国强兵为总方针,在政治、经济、军事、文化等领域进行了自上而下的全面改革。穆罕默德阿里被认为是埃及现代化之父,于1848年病故后,亦安葬于寺内。

Ancestor Museum(先民博物馆)

先民博物馆位于南非行政首都班托市郊的一座小山上,所谓先民博物馆就是反映南非玻尔人与本地祖鲁人斗争的历史,也就是历史上有名的玻尔之战。此建筑物也称之为沃特勒克斯纪念碑。整个建筑物雄伟稳重,有非常厚重的雕塑感。。建筑物上方为一个大的穹顶,穹顶上有一个孔,阳光可以射进来,每年的12月16日12点(也就是玻尔战争中西河之战的那天)阳光直接射到在建筑物底层设置的墓碑上,射进的阳光象征上帝对沃特勒克斯人的祝福。整个建筑物的四角有四座与整个建筑融为一体的人物雕塑,他们分别代表四位沃特勒克斯的领袖,全部由灰白色花岗岩刻制而成。在主体建筑之前有一组青铜雕塑——《母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