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旅天下国际旅行社 易旅天下德语网站 易旅天下英文网站

非洲全称为“阿非利加洲”。是位于亚欧大陆西南方的世界第二大陆。古代希腊称其为利比亚,“阿非利加”一词最早出现于公元前 2世纪古代罗马人的著作里。对于这个名词的来源有种种说法,但一般认为当时可能是称呼突尼斯南部一个名叫“阿非利克”(Afarik)的柏柏尔人部落。罗马灭亡迦太基后,大体在其领域内建立“阿非利加省”。15世纪初起,随着欧洲人来到非洲,“阿非利加”一词逐渐被用来泛指整个非洲大陆。

非洲是一个高原大陆,平均海拔 750米。地势由东南向西北倾斜,东南部主要是高达1000米以上的山岳地带,西北部为地势低缓的盆地及沙漠。坦桑尼亚北部的乞力马扎罗山海拔5895米,是非洲第一高峰。非洲的山脉和高地大都耸立在沿海地区,阻碍着非洲内地同沿海的交通。非洲西部海岸线比较平直,但多浅滩,缺乏海港和可用作中途站的岛屿,影响着非洲同其他大陆的往来。非洲河流众多,著名的有尼罗河尼日尔河、刚果河(扎伊尔河)、赞比西河和奥兰治河等,但因地形起伏不平,河流多急流险滩,部分河道难以通航。著名的撒哈拉大沙漠东西横贯非洲北部;闻名于世的东非大裂谷全长约6400公里,纵深千米,宽约二、三百公里,界内多湖泊和火山,这些都不利于非洲内陆各地区之间的交通和联系。

非洲是一个热带大陆,气温高,干燥少雨。赤道贯穿大陆中部,两侧的气候区是对称的。非洲面积有3/4属热带地区,此外多数是亚热带区,只有少数高山地区属温带气候。北非地中海沿岸和南非顶端地区是地中海型气候,面积虽不及非洲总面积的10%。沙漠地区占非洲面积的40%。热带森林区覆盖着非洲18%的土地,集中在赤道两侧和西非几内亚湾沿岸。撒哈拉沙漠以南和赤道南北广大地区是热带草原区,占非洲总面积的40%,由于雨量不足,可耕地较少。

非洲是一个自然资源非常富饶的大陆。矿产资源十分丰富,其中有色金属和稀有金属的储藏量最大。南部非洲金刚石、黄金、铬、钴、铜、锰和石棉等储量居于世界前列。中部非洲的刚果河盆地稀有金属种类很多,素有“中非宝石”的美称西非、北非和南部非洲储藏着大量石油、天然气以及煤炭等动力资源。水力资源甚丰,约占世界水力蕴藏量的1/5。森林资源和渔业资源也极丰富,沿大西洋海岸,从直布罗陀海峡直达南端好望角的整个地区是世界著名的渔场,其中尤以安哥拉、尼日利亚、塞内加尔和摩洛哥诸国沿海为最突出。

居民中主要分为黑色人种和欧罗巴人种两大种族集团。黑色人种约占居民总数的2/3,分为苏丹各族和班图各族。

非洲居民的语言主要分为闪含语系、苏丹语系和班图语系。

非洲宗教分为传统宗教、和三大类。传统宗教盛行于撒哈拉以南,特别是赤道以南广大地区,具有强烈的地方性,一般采取供奉祖先或图腾崇拜形式。北非居民绝大多数信奉伊斯兰教,西非内地和东非沿岸伊斯兰教也有广泛传播。基督教主要流行于东非和西非沿海地区,以及非洲中、南部,扎伊尔、安哥拉等国天主教势力极盛,新教在南非和东非沿岸有大批信徒。

非洲大部分地区文字形成较晚,有关古代史的许多问题只能靠零星的考古发现及口头传说加以推测,迄今未成定论。

非洲发现的森林古猿属中新世早期,也早于在欧亚两洲已发现的同类化石。  在肯尼亚特南堡发现的属拉玛古猿类型的肯尼亚古猿威氏种,经钾氩法测定,年代在1400万年以前。发掘者在发现该古猿的中新世晚期的地层中,还发现了许多被砸裂的哺乳类动物的骨骼,在同一地方还发现了边缘已被磨光的石块。

在非洲的不少地方都发现过兼有猿和人的特征的南方古猿化石。1924年在南非发现南方古猿头骨。1959年在今坦桑尼亚奥杜瓦伊峡谷发现的距今约200万年的“东非人”,以及1973年起在埃塞俄比亚的阿法地区发现的距今 300万年的古猿化石,均属南方古猿。南方古猿可分为纤细种和粗壮种两类,其脑容量已达400~500毫升,较拉玛古猿增加近一倍。据研究,南方古猿已具有使用工具和说话的能力,具有形成中的人的许多特征,对研究人类的进化有重要意义。  1982年在肯尼亚的巴拉戈伊发现 800万年前的古猿化石,人类学家认为这些化石的发现有可能填补拉玛古猿与南方古猿间的空白,为研究人类的发展进程提供了又一线索。

1961年,在奥杜瓦伊峡谷发现了一具距今180万年的人骨化石,它比“东非人”更接近于现代人,并被认为是石器的制造者,因而在1964年被定名为”“能人”。能人已能够制造工具,从而完成了从猿到人的过渡阶段而成为“完全形成的人”。1972年在肯尼亚的图尔卡纳湖又发现了被称为“1470号人”的能人头骨化石。其生存年代可能为距今290万年,被认为是迄今发现的最早的人类化石。

直立人在非洲出现的时间,大约在距今140万年。同中国发现的元谋人、北京人属同一类型。直立人对环境的适应能力大大高于能人,除热带雨林外,在非洲许多地方都已发现他们的骨化石或使用过的工具。

非洲出现智人的时间约在距今10万年到 5万年之间。此后人类体型变化较大。由于长期生活在不同环境,从事不同活动,人们在肤色、头发、眼鼻形、身材、头型、脸形等方面都显示出地区性差别。非洲大陆北部,很早就显示出地中海沿岸居民所具有的特征。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大约在距今 1.2万年前就形成了今天的三大主要人种:黑人、科伊桑人和俾格米人。黑人又分苏丹各族与班图各族两大系统。科伊桑人肤色略黄,分科伊族与桑族两支。俾格米人肤色呈浅棕色,身高一般为1.4米,是世界上最矮小的人。

非洲的石器时代文化可分为两大体系。北非即地中海沿岸部分,在文化上与欧洲和西亚比较一致,因而可以使用欧洲和西亚的分期。撒哈拉以南地区发展情况与欧洲有别,因而使用了一套单独的分期体系。1927年在南非举行的关于南部非洲石器时代文化的学术讨论会上,把南部非洲的石器时代划分为早石器、中石器和晚石器三个时期。这一分期法现已被普遍接受,并略加修改应用于整个撒哈拉以南非洲。这里着重介绍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石器时代。

早石器时代在坦噶尼喀北 部奥杜瓦 伊峡谷发现 “能人”的地层中,发现了迄今已知的世界最早、最原始的石器。世界上发现这种被称为奥杜瓦伊型石器的地方仅限于非洲东部,其存在年代约距今300~250万年以前,奥杜瓦伊文化的典型工具为砍斫器。继奥杜瓦伊型之后,在距今150万年前还出现了阿舍利复合型石器。使用这一石器的遗址分布较广泛,在肯尼亚、乌干达、坦桑尼亚、南非津巴布韦赞比亚、刚果河(扎伊尔河)东部、安哥拉、尼日利亚、埃及、阿尔及利亚和摩洛哥等地都有发现。有些遗址中石器品种相当多,说明非洲原始居民的生活开始多样化。

中石器时代 大约距今12.5万年前,非洲开始向中石器时代过渡。这时期石器的体积进一步缩小,加工也更为细致,有一部分已经过打磨,一部分已装有把手。石器品种也在增加,除挖掘、砍斫工具外,还有尖头器、刮削器等。遗址数量也远远超过早石器时代,分布也更为广泛,说明非洲人口有较大增长,遗址堆积层较厚,说明人们已不再不断地迁移。从遗址中往往能分辨出火塘所在处,说明火的使用已相当普遍。遗址中发现的兽骨化石以母兽和幼兽为多,说明狩猎技术虽有进步,但仍不够高。海边的遗址中还发现大量贝类和海豹、企鹅骨头的化石,说明当时已能捕捞海味。这一时期,撒哈拉以南非洲的石器出现了与森林环境和草原环境相适应的两种文化。森林地带的石器具有明显的木材加工特征,如重型手斧、大尖状器和高背“刨刀”,此种石器文化前期称桑戈亚文化,后期称卢本班文化,其代表性石器为经两面加工的细长尖状器。草原地带的石器早期有福尔史密斯型,后期有斯特尔拜型。在北非,相当这一时期的石器文化有霍尔穆桑文化、勒瓦娄哇文化、莫斯特文化和阿塔林文化。

晚石器时代这一时期非洲石器的制作技术进一步提高,体积进一步缩小,品种更为繁多,磨制石器的使用也更为广泛,出现了弓箭和陶器。晚石器时代的石器由于体积小、制作精致而被称为细石器。尼罗河流域出现细石器的时间大约在公元前1.6万年至1万年;昔兰尼加和马格里布约在公元前 1.4万年;撒哈拉以南非洲约在距今2万至1.2万年间。非洲的细石器主要有卡普亚型、威尔顿型、史密斯菲尔德型、纳奇库富型和奇托利亚型等。非洲晚石器时代遗址中,大动物遗骨数量明显增加,这说明狩猎技术已有重大突破。磨制石器的增多说明植物性食物在人们生活中的地位日益重要。

埃及的古代居民在公元前5000年前后就已利用定期泛滥的尼罗河水发展农业。他们种植大麦、小麦,创造了举世闻名的古代文明。撒哈拉以南的古代居民,在与外部世界基本隔绝的情况下,经过长期的探索,培养出适合于热带环境的作物,发展起具有热带特点的农业经济。非洲是世界作物栽培中心之一。非洲不仅培植了高粱、豇豆、薯蓣、西瓜、可可、柯拉树、棉树、油棕、芝麻等作物以及非洲特有的果树,甚至还有非洲品种的水稻。据发掘,撒哈拉地区农业社会的遗址已有6000年历史。毛里塔尼亚南部的提季特?瓦拉塔遗址年代约在公元前1000年前后,遗址中居址密集,可以看出当时农业的发展已达到较高的水平。据阿拉伯人的记述,西非的农业至少在10世纪前后已相当发达赤道非洲的多数地区在公元前 500年前后已从采集走向作物栽培。

畜牧业出现的时间可能早于农业。埃及在公元前5000年前后就以牛为家畜。撒哈拉地区距今约6000年的岩画中也有不少以牛为题材的画面。撒哈拉南部边缘出土的牛的遗骨,属于公元前3700~前2700年。西非发现的牛骨最早,属于公元前4300~前3700年。在非洲的野生动物中没有找到乳牛、绵羊和山羊的祖先。因而一般认为非洲所驯养的牛和羊是从西亚传入的。此外,非洲古代居民还饲养马、驴、猪、骆驼和家禽等。

到公元1000年,非洲大陆上虽有个别地区仍以采集、狩猎为生,但绝大多数地区已发展起农业和畜牧业。农牧业的发展使非洲出现了第一次社会大分工。劳动分工的专业化导致生产力的进一步发展,逐步从石器时代过渡到金属器时代。

非洲,埃及地区的铜石并用时代,年代约当公元前5000~前3000年,主要文化有拜达里文化(公元前5000~前4000)、阿姆拉文化(公元前4000~前3500)、格尔塞文化(公元前3500~前3100)。这些文化是埃及古代文明的源头。埃及以外的北非地区,铜石并用文化实际是地中海文明的一部分,年代约为公元前第3~第2千纪。整个中非、南非地区,迄今未见金石并用时代的遗物。埃及北非地区在铜石并用时代之后,进入青铜时代。

青铜器和铁器的使用 埃及约在公元前第 2千纪初的中王国时代已使用青铜器。北非使用青铜器的时间略晚于埃及。铁器在埃及的大量出现是在第26王朝(公元前663~前625)。在埃及以南,尼罗河中游的库施王国则在公元前6世纪出现铁器。

撒哈拉以南非洲仅毛里塔尼亚西部发现过数量较多的青铜器,其他地区没有经过青铜时代,直接从石器时代发展到早期铁器时代。关于非洲冶铁的起源,学者间存在不同的意见:有人认为是由世界其他地方传入的;有人认为是在当时独立发展起来的。从考古发掘看,撒哈拉以南非洲最早学会冶铁的地区是西非。西非的早期铁器时代遗址经测定,年代为公元前580~公元160年。推测铁器的制造和使用是从西非向东部和南部非洲传播的,公元3~5世纪,整个撒哈拉以南地区,早期铁器时代居址分布已相当广泛。

班图人的迁移 非洲南半部的早期居民主要是科伊桑人,但在今天,从比夫拉湾直到马林迪一线以南的地区,90%的居民是班图人。这一现象是由于班图人在二、三千年里的迅速扩散而造成的。关于班图人的起源,各国学者说法不一,较多的意见认为班图人起源于西非,大约在尼日利亚与喀麦隆接壤处。由于生产力的提高和生活稳定,加速了班图人的繁衍,人口的增长,使他们不断地向东、南、西三个方向迁移,以便寻求更多、更好的耕地和牧场。在几千年的迁移过程中,他们征服或同化了其他居民,最终遍布整个非洲南半部。班图人的迁移一方面传播了先进技术,促进了非洲南部生产力的发展;另一方面也不断引起战争,造成社会的长期动荡。

埃及是世界闻名的四大文明古国之一。公元前3100年前后,美尼斯统一上下埃及,建立第1王朝,埃及进入早王朝时代。古代埃及人不仅创制出自己的象形文字,留下了大量的文献,而且在建筑、雕刻、绘画、文学乃至数学、医学等方面均创造了灿烂的文化(见历史)。

约公元前10世纪,尼罗河第二瀑布以南,即今苏丹共和国境内,就已出现了库施国家。公元前8世纪,强大,其国王皮安基公元前751年征服埃及,其弟沙巴卡建立埃及第25王朝。亚述人的入侵使第25王朝遭到覆灭以后,库施人在埃及以南尼罗河第 6瀑布以北的麦罗埃独立地发展了自己的文明。全盛时期的库施王国有过发达的农业、炼铁业和纺织业,成为非洲古代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

马格里布,非洲西北部的,进入公元前第1千纪后,柏柏尔人在同腓尼基人的长期斗争中,建立努米底亚、毛里塔尼亚等王国。在反对阿拉伯封建主的斗争中,柏柏尔人又在11~13世纪先后建立起和。这两个王朝的统治都曾到达海峡对面的伊比利亚半岛。在此期间,马格里布在经济上、文化上都得到巨大的发展。13世纪后半期,阿尔穆瓦希德王朝解体后,马格里布又出现了麦里尼德、阿卜德瓦德和哈夫斯 3个新的国家,其疆域大致分别相当于现在的摩洛哥、阿尔及利亚和突尼斯。

在撒哈拉以南,最早出现大国的地区是乍得湖以西、几内亚湾以北的西苏丹地区。这里不仅农业较发达,而且也是穿越撒哈拉沙漠的商队必经之处 8~16世纪先后出现了一些强大的王国,如、和等。加纳王国全盛时期的领土跨越今毛里塔尼亚及马里共和国,11世纪由于阿尔穆拉比特王朝的入侵而衰落。马里帝国在13世纪接替加纳成为西苏丹大国,由于国王一次去麦加朝圣,途中大肆挥霍黄金,因而外部世界才知道这个国家的富裕和繁荣。15世纪桑海帝国崛起,成为西苏丹霸主。桑海不仅在版图上远超过加纳、马里,在经济和文化上也有新的发展。在这些国家之东还有莫西人的国家和11~13世纪陆续出现的。在乍得湖地区还有过 9世纪兴起的,其塞法瓦王朝从11世纪后半叶一直统治到1846年在这些国家以南的热带森林的边缘地区,国家的出现虽较晚,但由于同北方的接触,在西方殖民主义者入侵以前,也先后出现过一系列国家,如、博诺、登基拉和阿夸穆、伊杰布、伊费和奥约等。

由于海外贸易的发展,非洲东海岸很早就有一些贸易站,10世纪前后,这些贸易站逐步发展为城邦,著名的有摩加迪沙、布拉瓦、马林迪、蒙巴萨、奔巴、桑给巴尔和基尔瓦等(见)。非洲东南的马达加斯加岛,从16世纪上半叶起逐步形成一系列国家:南部是巴拉人的国家,西部沿海有萨卡拉瓦人的国家──曼那比和博依那,中部有梅里纳人的国家(见),中部偏南有贝齐察人的国家。

在西方殖民主义者入侵以前,非洲各地区社会发展水平很不平衡。北非的大部分地区处于奥斯曼帝国统治下,封建制度占统治地位。土地归国王、贵族、伊斯兰教寺院的教长及其他封建主所有,无地或少地农民向他们租种土地时,需要交纳沉重的地租。这里商业和手工业较发达,已出现资本主义因素。

撒哈拉以南非洲,社会生产力虽有发展,铁器的使用已相当普遍,农业也有发展,但多数地区仍采用较原始的烧林耕作制,少数地区采用作物轮种法。在社会分工方面,大部分地区已完成了第一次大分工即畜牧业和农业的分工,有些地区已开始了手工业同农业的分工。虽然大部分地区在经济上仍处于自给自足状态,但商品交换已有所发展。有些地区这种交换是由国王、酋长或头人进行的,少数地区出现了商人,有的地区则发展起长途贸易。随着交换的发展,开始出现货币,但除个别地区外,一般还没有铸币,而以黄金、贝壳之类作为一般等价物。

由于市场经济发展缓慢以及不存在土地私有等原因,撒哈拉以南非洲原始公社的解体比较缓慢,社会一般仍以大家族为基本单位。在国家组织已确立的地区,广大农村仍存在着比较原始的部落组织。国王通过向各地征收贡赋、对从事长途贸易的商人征税、以及从被征服者手中掠夺战利品积累了大量财富。不少国王对下属采取分封采地的制度,一些国王对下属有生杀予夺之权,王位的继承往往仅限于统治家族内部。

在撒哈拉以南非洲,还存在着许多独立的部族和部落组织,氏族部落制仍占统治地位这种部落组织的人数少则几百、多则几万乃至几十万。有的以农业为主兼营狩猎或饲养少量家畜,有的则以畜牧业为主。每一部落都由酋长管理,较大的部落在大酋长之下还设有小酋长、头人等。各部落都有咨询性的长老会议或部落会议,由酋长召集,处理刑事、民事纠纷,动员部落成员作战或修建公共工程。部落成员必须服从酋长的命令,为酋长耕种土地、放牧牲畜和修建房屋。部落往往都有公地,由村民共同耕种,收获物或用于公共福利,或用于酋长个人消费,但酋长对于贫苦的、或因天灾人祸遭到不幸的部落成员有义务进行帮助。在部落间发生战争时,被征服的一方往往被兼并,双方部落成员仍处于平等地位,但也有征服者迫使战俘服劳役或为奴的情况。这种奴隶不同于其他地区,经过一段时期后,往往仍以平等地位被接纳入征服者社会。有些地方奴隶后裔的地位略低于一般部落成员,但有人身自由。

西方殖民主义者入侵以前,只有个别地区的居民,如赤道森林中的俾格米人和南部非洲的桑人,不会使用铁器,过着采集和狩猎的原始生活。  外界的影响与伊斯兰教的传播 非洲与外界接触较早,受影响较大的地区是北部濒临地中海地区与东部濒临印度洋地区。

在西方殖民者入侵前,阿拉伯人对非洲的影响最为显著。阿拉伯人自 7世纪开始占领埃及和其他北非地区,推行伊斯兰教,向北非移民,同埃及人、柏柏尔人融合,使北非阿拉伯化北非的绝大多数居民信奉伊斯兰教,说阿拉伯语,接受阿拉伯文化,并自认为阿拉伯人。

阿拉伯移民还沿红海西岸南下,伊斯兰教也随之得到传播,在红海西岸、今苏丹共和国北部及索马里共和国扎下根。在非洲的东海岸,直到莫桑比克北部,10世纪前后出现的城邦大都信奉伊斯兰教。阿拉伯文化与当地文化相结合,产生了斯瓦希里文化伊斯兰教和阿拉伯文化还沿非洲西海岸向南传播,对塞内加尔河口以北地区有着强烈的影响。随着穿越撒哈拉沙漠贸易的发展,伊斯兰教又传到了撒哈拉沙漠以南地区1076年阿尔穆拉比特王朝入侵加纳后,伊斯兰教在西苏丹的影响进一步扩大。马里和桑海等国的统治者和学者曾屡次去麦加朝圣并邀请阿拉伯学者讲学,使阿拉伯文化和伊斯兰教在西苏丹产生深刻的影响。

15世纪西方殖民主义者开始入侵非洲。当时,西欧已进入资本主义原始积累时期,各国依赖海上贸易得到发展。土耳其奥斯曼帝国的兴起,使经过地中海到达印度、中国等东方国家的商路受阻。为了寻找通往印度的新航路,欧洲国家将船队驶向非洲。最早侵入非洲的是葡萄牙人,继之有西班牙人、荷兰人、英国人和法国人等。

 1415年,葡萄牙人以武力强占了今摩洛哥的休达。1441年葡萄牙船队南行发现普兰可角。1442年葡萄牙初次从非洲向本土运进奴隶1482年,他们在今加纳的埃尔米纳建立了据点。1488年B.迪亚士发现好望角。1497~1498年率领船队绕过南非沿岸到达非洲东海岸,并在当地熟悉印度洋航道的水手帮助下,找到通向印度的航线。葡萄牙人在非洲沿海建立了一系列据点,作为攫取非洲黄金和象牙等贵重物资的贸易站,也作为到东方去的船只的中途补给站。这些据点的获得,大都是葡萄牙人向当地的国王或酋长租借的。16世纪初,葡萄牙殖民主义者侵入刚果和安哥拉以及东海岸的一些主要城市。1580年葡萄牙为西班牙兼并后,在非洲的势力日渐衰落。

1510年,西班牙首次将黑人奴隶运到了西印度群岛1598年荷兰殖民主义者开始在西非建立据点,到1637年已达16处。1642年荷兰人把葡萄牙人赶出西非。在非洲南部,1652年荷属东印度公司在好望角建立据点,作为过往船只的供应站。荷兰移民驱逐和屠杀当地的科伊桑人,强占土地建立庄园。16世纪中叶,英国商船开始来到非洲西海岸,1562年开始向美洲贩运奴隶,1618年英国在冈比亚河口建立了第一个据点。1651~1674年,经过三次英荷战争,英国取得海上霸权,荷兰在西非的优势转到英国手中。17世纪初法国开始进入西非。1659年法国在塞内加尔河口建立了圣路易城作为贸易站。17世纪末叶,积极向外扩张,与英国在非洲和世界范围内争夺殖民霸权。

18世纪后半叶和19世纪上半叶,欧洲和北美资本主义国家进入自由竞争时期。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要求把殖民地变成倾销商品的市场和供应工业原料的基地。为达到上述目的,殖民主义国家于18世纪末19世纪初对非洲内地进行了大规模的地理考察,摸清了非洲的资源和深入内地的通道,西方的商人和传教士进入非洲大陆腹地,继而进行殖民侵略。法国在1817年收回了塞内加尔河口上的圣路易,并通过威胁利诱等手段,同西非沿岸一些小国的国王和部落酋长签订条约,逐渐在塞内加尔河口、象牙海岸、几内亚和贝宁等沿海地带,以及加蓬河口站稳脚跟。英国除占有冈比亚河口的据点和在塞拉利昂的殖民地外,于1861年在拉各斯(今尼日利亚境内)建立了殖民统治,1869年,通过谈判取得了荷兰在西非的全部殖民据点。1806年强占了位于印度洋贸易通道咽喉的荷兰殖民地好望角,布尔人向北迁徙,占领非洲人土地1848年巴苏陀兰(今莱索托)在面临布尔人威胁的情况下,接受了英国的“保护”。在非洲北部濒临地中海的地区,除摩洛哥外,16世纪相继为土耳其人征服,成为奥斯曼帝国的一部分。后因帝国削弱,这些地区的土耳其总督逐渐成为独立的统治者。随着欧洲殖民国家海上力量的增长,英国、法国逐渐侵入这一地区。

19世纪的最后25年,是帝国主义列强瓜分非洲最激烈的时期,不仅一些原来已在非洲拥有殖民地的国家迅速地扩大了地盘,而且一些后起的工业国家如德国、比利时也拚命挤进夺取非洲殖民地的行列。帝国主义各国对非洲的侵略引起了帝国主义之间日益尖锐的矛盾。

20世纪初,帝国主义国家以各种名义直接间接地在非洲占领的殖民地或势力范围的情况如下:

 

英国:占有埃及南非、苏丹、黄金海岸(今加纳)、英属索马里、尼日利亚塞拉利昂冈比亚、乌干达、肯尼亚、尼亚萨兰(今马拉维)北罗得西亚(今赞比亚)南罗得西亚(今津巴布韦)、贝专纳(今博茨瓦纳)、斯威士兰、巴苏陀兰(今莱索托)桑给巴尔塞舌尔群岛、毛里求斯群岛、圣赫勒拿岛等面积共有8860020平方公里,约占非洲总面积的29%,为英国本土面积的36.3倍。

 

法国占有突尼斯、摩洛哥、阿尔及利亚、法属西非〔包括毛里塔尼亚、塞内加尔、苏丹(今马里)、法属几内亚象牙海岸(今科特迪瓦)达荷美(今贝宁)、上沃尔特(今布基纳法索)、尼日尔8个地区〕法属赤道非洲〔包括加蓬、法属刚果、乌班吉沙立(今中非)、乍得4个地区〕马达加斯加、法属索马里(今吉布提)、科摩罗群岛和留尼汪岛等。面积共有10795520平方公里,约占非洲总面积35.6%,为法国本土面积19.6倍。

 

德国占有喀麦隆多哥德属东非(包括坦噶尼喀、卢旺达、布隆迪)和德属西南非洲面积共有2347034平方公里,约占非洲总面积7.7%,为德国本土面积6.6倍。

 

意大利占有厄立特里亚(在今埃塞俄比亚、意属索马里和利比亚)。面积共有2339540平方公里,约占非洲总面积7.7%,为意大利本土面积7.8倍。

 

比利时:占有的刚果,面积达 2345800平方公里,占非洲总面积7.7%,为比利时本土面积76.9倍。  

西班牙:占有西属撒哈拉伊夫尼、加那利群岛、西属几内亚(今赤道几内亚)、摩洛哥北部的休达及沿海一些小岛。面积共约308355平方公里,约占非洲总面积1%,为西班牙本土面积60%。

 

葡萄牙占有莫桑比克、安哥拉、葡属几内亚(今几内亚比绍)、佛得角群岛、马德拉群岛、圣多美和普林西比等,面积共约 2089089平方公里,占非洲总面积7%,约为葡萄牙本土面积22.7倍。

至此,非洲除埃塞俄比亚和利比里亚外,全部被帝国主义瓜分

第一次世界大战和俄国十月革命之后,非洲人民在民族主义政党或组织领导下,广泛开展反对帝国主义殖民统治、争取国家独立和民族解放的斗争。参加这个运动的,包括工人、农民、小资产阶级、资产阶级、具有民族主义思想的知识分子,以及爱国的酋长和王公贵族等各个阶层。知识分子在运动中起着积极的宣传作用。

非洲民族独立运动的兴起(1917~1945) 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非洲人民的民族意识初步觉醒,民族主义政党和政治团体陆续出现,非洲工人工会组织及其领导的罢工斗争,蓬勃发展的反帝群众斗争,揭开了现代非洲民族独立运动的序幕。

埃及和马格里布地区的独立运动 埃及走在非洲民族独立运动的前列。早在19世纪末,埃及就出现了民族主义政党,爆发过反对殖民统治的群众运动。1918年11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停战协定签字后,埃及立即向英国提出废除“保护国”条约的要求。次年,华夫脱党成立,在该党领导下,1919年埃及爆发武装起义,1922年 2月赢得独立,但英国仍保留许多特权。以后,埃及又不断掀起反对英帝国主义、争取完全独立和反对卖国的封建王室的群众运动。

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反帝斗争 这个时期撒哈拉以南地区的反帝斗争也有较大的发展,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主要由传统的上层人士(宗教领袖、部落首领等)领导的旧式农民运动。例如英属西非和法属西非、乌干达、法属索马里等先后爆发的农民暴动和部落起义;1921年在比属刚果爆发的席卷安哥拉北部和法属刚果等广大地区的;1935年肯尼亚和坦噶尼喀边境的马萨伊人暴动等。这些斗争带有自发性,往往靠血缘关系联合在一起,或带有浓厚的宗教色彩。斗争的目标一般限于局部的经济利益,如反对殖民主义者掠夺土地、反对苛捐杂税、反对强迫种植或强迫收购经济作物等。

在热带非洲一些国家也出现了非洲工人工会组织,不少国家发生了罢工斗争,安哥拉的工人罢工斗争还和农民要求归还土地、争取生存的斗争结合起来,举行联合起义。但一般说来,热带非洲各国的工人队伍还很弱小,在思想上和政治上还不成熟,季节性工人构成了撒哈拉以南地区工人队伍的主体,他们流动性大,受部落和氏族关系的束缚和影响较深,这大大妨碍了无产阶级觉悟的提高。

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几百万非洲士兵和民工直接投入反法西斯战争,受到深刻的教育和训练。为了动员非洲人参战,英法等国作出战后给非洲殖民地以自治或独立,保障当地居民的各种权利等许诺。经受反法西斯战争洗礼的非洲士兵复员回国后,再也不愿意按照旧的方式生活下去他们成为推动战后非洲民族独立运动蓬勃发展的一支重要生力军。

帝国主义宗主国一方面使用武力对各地的武装斗争进行血腥镇压和残酷围剿;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变换手法,作些表面让步,如实行“宪法改革”、允许“半自治”等,以缓和非洲人民的反抗情绪,维护其殖民统治。但是,他们的种种努力都是徒劳的。50年代中叶,北非各国除阿尔及利亚外都赢得了独立,在撒哈拉以南地区,通过坚持不懈的斗争,也迎来民族独立运动的高潮。

1961~1968年有15个国家独立。阿尔及利亚坚持 8年的武装斗争,终于迫使法国签署。于1962年获得独立。到60年代末,非洲已有41个独立国家(其中坦噶尼喀和桑给巴尔两国于1964年 4月26日合并,成立坦桑尼亚联合共和国)。50年代末60年代初,葡属殖民地和南部非洲一些国家如安哥拉(1961)、几内亚比绍(1963)、莫桑比克(1964)以及津巴布韦(1966)、纳米比亚(1966)等国的人民也先后展开了反对殖民统治的武装斗争。

非洲各国的团结和联合 团结战斗是非洲民族独立运动很快形成高潮并迅速取得胜利的重要原因。已经独立的国家以整个非洲摆脱殖民统治为己任,如加纳和几内亚独立后,都为支持撒哈拉以南地区人民的斗争作出了贡献。在非洲民族独立运动普遍发展的基础上,1960年前后,独立国家和民族主义政党领导人相继举行各种国际会议,商讨反帝反殖、争取民族独立等问题。1957年12月至1958年 1月、1960和1963年先后在开罗、科纳克里和莫希举行了 3次亚非人民团结大会(见);1958年在阿克拉举行了第一届,1960和1961年又在突尼斯和开罗召开了两次全非人民大会;1958和1960年在阿克拉和亚的斯亚贝巴举行了两次非洲独立国家会议。这些会议加强了非洲人民的团结,极大地推动了非洲人民反对帝国主义,争取民族独立运动的发展。

为了反对帝国主义的压力,开始有一些国家联合起来,协调行动。1958年加纳和几内亚结成联盟,1960年12月又扩大为加纳-几内亚-马里联盟。1961年1月,加纳、几内亚、马里、阿拉伯联合共和国、摩洛哥和阿尔及利亚 6国首脑举行会议,制订了卡萨布兰卡宪章,确定以中立和不参加集团为对外政策的基础,因而被称为卡萨布兰卡集团。较此稍早,1960年12月,喀麦隆、刚果(布)、象牙海岸(今科特迪瓦)、达荷美(今贝宁)、上沃尔特(今布基纳法索)、毛里塔尼亚、尼日尔、塞内加尔、中非、加蓬、乍得、马达加斯加等12个法语国家组成布拉柴维尔集团;1961年5月又扩大为有20个国家参加的蒙罗维亚集团。实现非洲统一是这两个国家集团的共同愿望,在此基础上,1963年5月成立了(见彩图[亚的斯亚贝巴的非洲统一组织大厦]

60年代起,葡萄牙政府为镇压殖民地人民的武装斗争派驻非洲的军队达14万多人,军事预算占财政预算的一半以上。长期的殖民战争使葡萄牙内外交困,并导致1974年 4月的军事政变。葡萄牙新政府为摆脱困境,分别同非洲各殖民地的民族主义政党举行谈判。1974~1975年,葡属殖民地安哥拉、莫桑比克、几内亚比绍、圣多美和普林西比以及佛得角先后获得独立,结束了葡萄牙在非洲的殖民统治。

在非洲民族独立运动深入发展的形势下,1975年法国承认科摩罗独立。英国在1976年承认塞舌尔独立。位于非洲之角的法属索马里也于1977年独立,成立吉布提共和国。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40多年来,非洲民族独立运动取得了辉煌的胜利,非洲的政治面貌发生了深刻的变化。战后初期,非洲只有3个独立国家。如今独立国家已达50个

资料来源:《非洲概况》编写组